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高教视野
黄达人:坚持自己特有的气质和办学理念

  【编者按】从去年开始,中山大学为在该校长期工作过的同志授予“卓越服务奖”,今年是第二届。11月10日,黄达人校长在本届颁奖仪式上发表讲话,其中,对“卓越”的独到阐释,值得高校之外各个领域、各个行业借鉴和参考;对大学理念的精辟见解,使我们看到了中山大学近年来所以突飞猛进之端倪。

  人生百年,45年,几乎是一个人有能力为社会服务的最长年限了,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服务于一所大学,确实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每一位中大人都会觉得,母校86年的积淀是一笔宝贵财富,但好大学永远不会衰老。能将自己有限的服务,投入到一项长青的事业之中,是很有意义的。

 学校每年要举行各种各样的颁奖活动,多数奖励的对象,都是在某一领域作出突出成绩的集体或个人。只有卓越服务奖的遴选条件与众不同,是以服务的时间作为条件,无论是致力于教学科研的老师,还是从事管理工作乃至后勤服务的普通职员,只要在校工作达到一定年限,且在人事记录上没有瑕疵,都可获得这个荣誉。今年的38位受奖者,年岁最小者也已到古稀之年,大家虽然从事不同的工作,有学者,有医生,有实验技术人员,有党政管理干部,但几十年来都在各自的职位上辛勤工作、默默奉献,中山大学每一个梦想的实现都彰显着你们的人生价值,你们的每一滴汗水都凝结成中山大学今天的荣耀,学校会永远记住你们,感谢你们。

  很多老同志对这次受奖谈了一些感想,我认真拜读了,很感动。这些感言字里行间饱含着两种情感,一是感谢,感谢国家和学校的培养,感谢师长和同事,感谢家人;还有就是热爱,对本职工作的热爱,对后学诸生的勉励。要解读这两种情感,也许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一个是感恩,一个是传承。感恩表明我们对中大的认同感,每一份成绩的取得都有学校的关怀,每一个人都因能为学校作出贡献而感到骄傲。如果说,这种认同还只是感性的表达,那么,传承则包含着更为理性的成分。两者合起来理解,我认为就是一种对学校事业的忠诚。这种忠诚不是出于谋生的无奈选择,而应该是主观意愿的一种表达,这样的忠诚真正是大道自然的,这就是一所好大学凝聚力的根源所在。我们设立卓越服务奖这一荣誉制度,希望传达的正是这样一种价值观,它不关乎金钱,也不关乎职位的升迁,要表达的是我们对共同事业的认同感。

  我曾多次说过,大学是一个学术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每个人之间互为外部环境,互相帮助,互相影响。要实现共同事业的目标,营造一种平等和谐的氛围尤为重要。要强调的是,这种平等并不意味着强制性地要求同一化。在我们这样一所高水平的综合性大学里,对差异性的保护,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道理很清楚,即便是对教授的评价,不同学科的区别都非常之大。良好的大学文化氛围,应该以尊重差异为前提,这也是我们希望通过卓越服务奖传达的第二种价值观:在互相尊重和理解的基础上表达同事间的平等。

  本届受奖者的称谓问题,或许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例子。日前,各位受奖者都收到了一封校长办公室的征询函,请大家选择本人用于这个仪式的称谓。很多人也许会问,对于一个称谓这样劳师动众,专门发函询问,是否显得过于谨慎。其实不然,称谓是礼法和礼仪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如何处理对受奖者的称呼,关乎这个奖项的定位和价值取向。我们曾经考虑过用职称作为受奖者的称谓,“教授就是大学”,在大学的典礼中,也许是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我们也曾经考虑过,对受奖者统一称“同志”,强调“志同道合”之意,所有受奖者体现出来的对学校的忠诚应该是无差别的,“同志”的称谓似乎也有助于更好地诠释奖项的这一意义。但最后学校还是决定通过征询每位受奖者的个人意愿,这正是给每一位受奖者以相同的尊重。

  这也许是在更为本质的层面上,体现了大学执业荣誉奖励中想表达的平等内涵。

  卓越服务奖所蕴含的价值观,还有一点应该被提到的就是对“卓越”的理解。

  自去年奖项设立以来,也有过这样的疑问:既然受奖的标准只是工作年限,奖项也推崇平等的内涵,为何还以“卓越”命名?说实在的,学校对此也曾反复斟酌。我想,在这里“卓越”一词所表达的,其实是对这种荣誉价值更深层次的理解。“卓越”一词,在字面上的解释,是杰出的、超出一般的、卓尔不群的,或与众不同的。这是一种通常的理解。但我们是否也应当认识到,以持之以恒的态度来追求卓越的过程,也同样是值得尊敬的。

  中山先生关于“立志要做大事,不可要作大官”的名言,镌刻在怀士堂外的墙上,为大家所熟知,是中大精神的一个重要内核。那么,什么是“做大事”呢?中山先生有这样的解释:“大概的说,无论那一件事,只要从头至尾,彻底做成功,便是大事。”可以看出,中山先生强调的并不只是事成结果的影响有多大,他所看重的,也包含这份做事的坚持。坚持造就了卓越,卓越的内涵就在于坚持。能够几十年坚持于自己的事业,服务于学校,这份坚持就是卓越的。对于学校,每位成员的这种坚持,就形成了大学发展的内在力量,因此,大学很有必要用某种形式来加以褒奖。

  首先,这种为追求卓越的坚持是大学精神回归的要求。大学的本质是要追求卓越的,大学必须以学术为目的,以科学精神为核心凝聚力,并具有某种对绝对精神的追求。大学对真理的向往不会因为外在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它总是严肃地、批判地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永恒价值。大学既是人类的精神家园和文化守护者,也是社会良知的灯塔。大学承载着人类终极的价值追求,也体现时代的精神。大学精神所包含的,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一些最本质、最美好的东西。不同的时代,社会对大学会提出不同的要求,但是对大学应该有所坚守的期待,则是人们普遍的信念。因此,在大学设立卓越服务奖有着深刻的涵义,受奖者对事业执着追求的过程,或许可被视为大学精神回归的一个缩影。

  再者,褒奖追求卓越的坚持,是大学尊重历史,面向未来的体现。我们讲中大是一所好大学,说的就是这是一所有所坚守的大学,或者说我们是一所尊重历史的大学。尊重历史其实也是与历史沟通,是对历史的继承。我们现在的工作成绩,都是在前人留下的基础上取得的,从根本上说,大都是十几年、几十年工作的积累,而不是最近出台的某项政策的结果。例如,今年8月份,由我校教授牵头的“中国丹霞”申请世界遗产保护的成功,中山大学作为丹霞地貌研究的重要基地,先后有四代学者为之付出了毕生的努力。如果不是几代学人的这份坚持,很难想象能取得今天这样世人瞩目的成就。这样的例子在中大数不胜数。可以说,同样的坚持,蕴含在我们每一个学科的发展过程之中。

  一所大学,如果能够在悠久的办学历程中,坚持自己特有的气质和办学理念,就有可能成为一所好的大学。由于历史背景、文化因素和地域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不同的大学可能具有不同的文化性格。既开放又内敛,既维护原则又包容差异是自中山先生建校开始就逐渐形成的中大气质。我们提出“大学是学术共同体”,强调“教授就是大学”,把“善待学生”放在学校工作的核心位置,这三者,可以说是中山大学的核心理念。事实上,由于对这些大学理念的坚持,我们学校的发展已经迈上新的台阶。例如,按照ESI(编注: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统计,我校进入世界前1%的学科数,已居于国内前几位。在今年9月英国《泰晤士报》公布的2010年世界大学排行榜上,中大的综合排名也进入了世界大学200强。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有种“蓦然回首”的感觉。只要我们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所取得的成绩甚至会超过我们的期望。

  (来源:南方日报2010-11-17第02版 ,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