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高教视野
研究型大学应高度重视博士生教育

黄志广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的历史时期,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对人才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既需要大量的高素质劳动者和各类专门人才,也需要大批具有现代知识结构的拔尖创新人才,前者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力量,后者是直接影响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战略资源,是支撑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研究型大学是国家创新人才的培养基地,不仅有丰富的办学资源,而且有良好的学术环境,应该以战略眼光审视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态势和国家的人才需求情况,重点发展博士研究生教育,这既是我国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学校在更高的水平上谋求发展的战略选择。

  一、我国研究生教育已进入新阶段,博士生培养将成为高水平大学的重点

  自1978年恢复研究生教育以来,我国研究生招生规模在不断发展,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伴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步伐的加快,研究生招生数更是快速增加,至2004年全国在校研究生数量已达80余万人,比1982年的在校生增长了30倍, 比1990的在校生增长了7.6倍,与此同时,我国研究生培养单位也在不断增加,至2004年,全国已有411所大学、244个科研单位,共计655个研究生培养单位(不含军事院校、主要为军事工程服务的科研单位和第九批硕士点单位)。研究生教育的快速发展,不仅大幅度增加了我国各类高级人才的数量,提高了国家的整体创新能力,而且进一步推动了我国高等教育朝着更高的水平发展。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随着研究生招生规模的持续扩大,我国绝大多数高校研究生教育资源几乎已用尽,受培养能力限制,继续大规模扩招已不太现实,今后研究生教育将会逐步转入以内涵发展为主的轨道上来,与此相适应,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体制改革将会进一步深化,学制问题、结构问题、培养模式及成本分担问题、质量保障问题将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可以预见,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我国研究生教育将会出现四大变化:一是博士和硕士研究生的结构比例将会出现积极的变化,现有的比例失衡问题可望通过学制改革、结构调整和培养模式的多样化逐步得到解决;二是以政府投入为主体的多元化经费投入体制将得到确立,在这样的体制下,研究生教育经费将会向博士生教育规模大的高校倾斜。三是研究生学位点的布局趋于合理,高校办学层次和水平的对比,将不在于研究生学位点的多少,而会更多地体现在博士生规模和培养质量上,四是硕士层次的研究生培养将慢慢退出“精英教育”行列,硕士生中的一部分将作为应用型人才进入市场,而另一部分则会成为为博士生的主要来源。

  以上这些变化必然会迫使大学调整发展战略,根据社会需要进一部明确自己的人才培养定位。在市场机制和政策调控双重作用下,博士生培养将成为大学,特别是研究型大学发展的重点, 而是否用有一流的博士生教育也将会成为衡量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重要标志。

  二、我国经济发展要求研究型大学在知识创新和人才培养方面承担更大责任

  当前,我国正处在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机遇期,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来看,最需要三类人:一类是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做出杰出贡献、能够冲刺诺贝尔奖的一批科学家;第二类是能够有重大技术创新、同时能形成产业,在国际上有竞争能力的应用技术方面的科学家;第三类人就是最稀缺的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学术型企业家。显然,这三类人才均为拔尖创新人才,不仅有良好的科学素养,而且有雄厚的学术背景。这些人才的培养不仅需要经过系统的科学训练,而且需要一定的成长环境。

  研究型大学以创新性的知识传播、生产和应用为中心,以产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和培养高层次精英人才为目标,在社会发展、经济建设、科技进步、文化繁荣、国家安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研究型大学的地位决定它在推动知识创新、人才培养和促进经济发展等方面承担着重大的社会责任。

  1、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方面起“基地”作用。研究型大学拥有高质量的师资队伍、充裕的科研经费和比较完善的教学、研究设施,致力培养具有创造的兴趣、情感、人格等精神气质,具有创造性的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和操作能力的创新人才,是培养博士生的基地,也是培养造就拔尖创新人才的摇篮;

   2、在知识创新和知识传播系统中发挥关键作用。研究型大学具有雄厚的基础研究和知识创新能力,在由政府、企业、大学、科研院所、中介机构等为创造、存储、转移和应用知识、技能和新技术而组建的国家创新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在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知识传播过程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3、在推动科学技术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方面起示范作用。研究型大学聚集了一流的学术人才,由于将“研究”置于较优先的地位,一般来说,科研业绩都比较突出,在知识的技术化、技术的产业化方面常起引导和示范作用。

  三、大力发展博士教育是研究型大学进一步提高办学水平的需要

  我国的研究型大学数量不多,是坚持高标准,走精英高等教育的路子,还是采取多重办学模式,积极扩招,争取规模效益,一直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如果说,在高等教育快速扩展期,这类大学出于一种社会责任和自身发展的需要,广泛参与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有其积极意义,那么,在本、专科教育已经步入大众化时代、研究生教育进入“巩固、深化、提高、发展”阶段的今天,研究型大学就有必要按照其使命调整发展战略了,坚持办学层次的高定位,大力发展博士生教育不仅可以在更高的层次上带动人才队伍和学科建设的发展,而且可以大大促进教学科研水平的提高,增强学校的知识创新能力,具有多重综合效益。

  1、研究型大学,一般都承担着大量来自国家、地方或企业的各类研究项目,但专职研究人员较少。博士生绝大多数都经历过硕士阶段的科研训练,具有较强的独立从事科研工作的能力,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让他们在导师指导下,结合自己的研究方向参与实际课题研究,不仅有利于学校科研任务的完成,而且可以大幅度降低人力资源成本,一个学校招收的博士生越多,意味着它拥有的高智商廉价劳动力越多,流动无形资产越多。

  2、研究型大学一个重要的社会评价指标是它的知识创新能力,这种能力主要反应在其科研成果和每年发表的学术论文上。博士研究生年龄一般都在20多岁或30岁前后,处在创造力最旺盛时期,他们思维敏捷、学术思想活跃,是科研的重要生力军,一个学校招收的博士生越多,取得的科研成果就会越多,发表的论文也会越多,因而可以显著提升其科研业绩,突出其“研究”地位。

  3、研究型大学需要有一流的师资队伍。在重点发展博士生教育战略指导下,师资队伍建设必须先行。这种发展思路不仅可促使办学资源按更加合理的方式配置,而且可望在“博导”队伍建设和博士生规模扩张两个方面形成双向互动、良性发展的局面,既有利于优秀人才成长,也有利于学科建设。不仅如此,大批熟悉本校科研方向的博士生本身也是学校师资队伍的来源之一,通过有计划地培养、选拔他们中的优秀者加盟高教事业,可有效地改善学校的人才队伍结构,促进大学的可持续发展。

  节选自《当代教育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