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高教视野
《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报告述评


《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报告述评
 
陈 瑶 李彦武 高进军


 
     摘要:根据美国“研究生教育未来委员会”发布的《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介绍了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在分析该报告提出的研究生教育改革建议的基础上,对研究生教育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思考。
关键词:美国研究生教育;体制缺陷;建议
 
    2010年4月29日,由美国研究生院联合会(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CGS)和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共同牵头成立的“研究生教育未来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题为《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The Path Forward: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1]。“研究生教育未来委员会”成立于2009年6月29日,拥有19名来自国际知名企业和相关高校的专家,该委员会的使命在于研究21世纪美国研究生教育在全球化竞争的背景下如何保持领先地位。为了达到研究目的,该委员会对美国的政治、人口、社会经济、教育与财政问题等和研究生教育相关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共召开了三次会议[2-4],探讨了影响研究生教育和高层次人才培养的一系列问题。在综合三次会议讨论结果的基础上,该委员会撰写了题为《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从社会、经济和政治的角度分析了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深刻地剖析了美国研究生教育存在的问题。报告共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探讨研究生教育的现行趋势;第二部分探讨了美国研究生教育存在的问题;第三部分为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意见。三个部分相辅相成,展现了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现状和发展趋势的完整图卷。本文中出现的部分数据引自该报告。
     一、美国研究生教育发展趋势
     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人类社会在自身的发展进程中将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复杂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要有一支具有创造性的人才队伍。知识经济时代对人才的知识水平有着更高的要求,报告指出,“预计到2018年,美国将会有250万个新工作岗位要求工作人员具有研究生学位”。国家的竞争力源自其创新能力,而这种创新能力则有赖于先进的研究生教育体系。
    (一)研究生教育生源结构的变化
    近年来,美国研究生教育的背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首先体现在生源结构上。随着社会和个人对接受研究生教育需求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女性、少数民族学生、非传统学生攻读研究生学位,这些人群在研究生教育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
   (二)研究生教育的产出情况
   以2007年为例,该年度美国授予了604607个硕士学位和60616个博士学位,硕士、博士学位数量的比例为10 ∶ 1,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硕士毕业生直接走上了工作岗位。2008年,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f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05年,美国硕士学位授予数量增加了47%,博士学位授予数量增加了26%。学位授予数量的增加得益于女性和少数民族学生的入学率增加。尽管美国授予的各类学位数量均有所增加,但在博士研究生教育阶段,仍然存在高辍学率和高淘汰率的问题。知识经济时代,社会对人才的受教育程度有着更高的要求。调查显示,工程类学科85%、物理科学66%、社会科学38%和人文学科14%的博士生毕业生在非学术单位就业。
   (三)研究生教育国际竞争
   随着其他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加大,美国高校培养的人才总数在全球高等教育中所占比例有所下降。2000年,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占全球接受高等教育总人数的25.1%,2006年,该比例降至20.0%,并且逐年呈下降趋势。博洛尼亚进程的签署促进了欧洲国家之间学生的流动,这使得更多欧洲学生选择在欧盟国家之间留学,导致美国对欧洲学生的吸引力下降。其次,随着英语成为国际学术交流和国际贸易的主要语言,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南非等英语国家在留学生生源的争夺上对美国构成了很大的竞争。再次,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加大了对本国高等教育的投入,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研究生为本国经济建设服务。教学质量是吸引留学生的最主要因素,尽管美国的教学质量一直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但不容忽视的是世界上其他各国也在纷纷提高自身的教育质量。如何吸引更多优秀的留学生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也是美国面临的重要挑战。
   二、美国研究生教育存在的问题
   报告指出,美国研究生教育存在许多方面的问题,主要可以从院校、用人单位和政府三个角度去剖析。
   (一)院校方面
   1.博士生淘汰率过高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研究生院院长、研究生入学考试(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简称GRE)委员会前任主席Lewis Siegel指出,“当今美国博士研究生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淘汰率过高。”居高不下的淘汰率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一大特点。坚持实施严格的中期淘汰制度,有助于提高本国研究生教育质量,但从另一方面看也造成了时间、经费和机会的浪费。由于美国高等教育的复杂性和各高校的统计口径不一,因此计算全美高校博士生的平均淘汰率十分困难,但可以通过对各高校的数据进行探究,以窥一斑。以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为例,该校生物科学领域的博士生淘汰率大概在29%左右,而语言与文学学科的博士淘汰率为63%。这就意味着在一些学科领域,超过一半的博士生在培养过程中被淘汰。即便是在经过严格选拔的享受国家科学基金(NSF)设立的“研究生助研奖学金”(Graduate Research Fellowship Program)的学生群体中,淘汰率也高达25%。
   美国博士研究生的高淘汰率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发起了一项调研活动——博士完成计划(Ph.D.Completion Project)[5],以深入分析美国博士研究生高淘汰率背后的原因。
   2.博士生培养年限过长
   在美国,各种学位没有固定的修业年限,各学科根据自身的情况,可能会确定较为统一的修业年限。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博士完成计划”调研的数据显示,在人文学科、数学、物理科学、社会科学和生命科学等学科,5年内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比例还不到总数的25%,对于这些学科来说,博士生平均培养年限在7年左右。有的学科和人群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方能获取学位。
博士生培养年限过长涉及许多因素,性别、家庭出身和种族背景是主要的影响因素。据调查显示,美国人文学科博士研究生平均毕业的年龄为34岁,而有的学科领域的博士生毕业时的年龄还会大3到4岁。总的来说,美国博士研究生的培养年限过长,基于时间和经济因素的考虑,许多有潜力的学生对博士研究生教育望而生畏。
   针对美国博士研究生培养年限过长的现状,许多高校开始开设专业科学硕士(Professional Science Master)学位教育计划[6],这种教育计划既教给学生专业科学知识,又培养锻炼学生的工作实践能力,深得用人单位的支持和青睐。3.职业导向不够明确
了解用人单位对人才的需求对于高校培养研究生来说十分重要。美国大多数硕士研究生教育计划都是在综合考虑企业、政府和非营利性机构用人需求的基础上制定的,因此硕士生的职业目标较为明确。然而,在博士研究生教育阶段,职业导向则不那么明晰。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有潜力的学生在权衡就业和攻读博士学位的问题上出现偏差。以往大部分博士毕业生选择在高校就业,但是如今,美国学术单位的用人情况发生了变化,博士生的就业目标更加模糊了。
   (二)用人单位方面
   报告认为,用人单位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参与程度不深是美国研究生教育系统的另一主要缺陷。高校所培养的人才终究要在工作实践中得到检验,因此,要招聘所需的人才,用人单位须积极与高校建立合作机制,将对人才的要求反馈给高校。
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着制造型工作岗位的急剧减少,工作技艺越来越复杂化,知识经济时代已经来到。在知识经济时代,用人单位需要受过更高教育的人才,工作人员的薪水和受教育程度是成正比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接受研究生教育的重要性。然而,用人单位在支持本单位员工接受研究生教育、为高校研究生提供实习机会等方面做得还不够。
   (三)政府方面
   政府是美国高等教育的主要支柱,1996~1997学年到2006~2007学年,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入提高了82%,其中包含了通货膨胀的因素。但是从深层次分析,这段时间里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实际上降低了,这段时间里,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拨款占高等教育总经费的比例大约从66%减少到58%。与此同时,高等教育私人贷款所占的比例增加了四倍。贷款机会的增加并不意味着研究生求学的经济问题得到了解决。数据显示,硕士研究生毕业时平均负债51950美元,博士研究生毕业时平均负债77580美元。如此之重的经济负担,将许多有志青年阻挡在研究生教育的门外,同时也影响了在读研究生的学习进程。
   研究生的财政资助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2009年CGS实施的一项调研显示,近一半的研究生院院长指出,研究生的财政资助问题是他们所面临的最急迫的问题。培养博士为主的院校和公立院校比培养硕士为主的院校和私立院校在研究生资助方面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尽管是否受到资助是影响博士生完成学业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仍有14%的博士研究生(大约为81000名博士生)未能获得任何形式的资助。
   美国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实施的一项调研——美国高等教育学生资助研究(National Postsecondary Student Aid Study)数据显示,2007~2008学年,74%的硕士生和86%的博士生受到各种形式的财政资助[7]。但硕士生和博士生所接受的资助形式有很大区别,硕士生更多地依靠助学贷款和用人单位的财政资助,而博士研究生则更多地依靠院校的助研奖学金等。2007~2008学年,美国硕士研究生一年的学费大约在28375美元到38665美元之间,博士研究生一年的学费大约在32966美元到46029美元之间。如此高昂的学费,让许多不确定是否能获得足够资助的学生望洋兴叹。
   三、研究报告给各相关主体的建议
   报告指出,国家必须将发展人的才能放在首位,研究生教育必须成为国家创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研究生教育相关主体应当从自身的角度出发,提高研究生教育的质量,否则将在前沿研究和尖端创新中丧失其领导地位。
   (一)给院校的建议
   1.提高学位完成率
   博士研究生淘汰率高是美国高等教育的一大特色,也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美国各界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国家层面,总统奥巴马呼吁要让更多的人获得学位;CGS实施了“博士完成计划”,分析了美国博士研究生高淘汰率背后的原因,以期改进现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高校应当从自身出发,结合本校研究生中期淘汰的情况,分析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参考“博士完成计划”的研究成果,提高本校的学位完成率。同时,高校也应当重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完成情况。
   2.对研究生进行职业指导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生毕业后在企业、政府和非营利性机构等非学术性单位就业,研究生培养单位必须紧跟这个趋势,对研究生进行适当的培训、指导,让研究生更深入了解这些工作的性质,帮助研究生找到适合自身的职业机会。
   3.培养师资
   随着高校现有师资的老龄化,以及在2020年将要达到的大学入学高峰(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吁在2020年之前,要大幅扩大大学生培养规模),研究生培养单位担负着为未来培养师资的作用。在有的院校,师资培养已经受到重视,但是广度和深度仍有待加强。
   4.加强职业训练
   美国硕士研究生教育强调研究生的职业发展,博士研究生教育强调学术训练,但对职业发展的引导不够。世界各国已纷纷认识到传统的研究型博士研究生教育的不足,在博士研究生教育过程中加强了职业训练。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英国的“维特计划”(Vitae Program),该计划的目的在于“让英国变成世界顶级的培养个人化、专业和职业化的研究者的地方”[8]。高校应当充分了解用人单位的需要,制定职业发展计划,引导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到非学术单位就业。报告指出,美国高校制定的专业发展计划应当包含以下几方面:①在学科知识的基础上,激发研究生的职业创造力;②改进研究生的自我组织能力,教给学生职业发展的技能;③开发研究生的项目管理能力,让研究生了解金融、投资和资源管理等方面的知识;④培养研究生的职业道德和学术道德;⑤锻炼研究生的交流、团队工作、职业转换能力、实践应用能力。美国有一些高校已经开始在博士培养过程中强调职业训练,但是覆盖面不宽,报告建议所有的博士生培养单位都应当为研究生制定职业发展计划。
   5.建立相关机制,发掘优秀的本科生攻读研究生学位
   学生在基础教育和本科教育阶段的表现,对其今后在研究生学习过程中的表现有一定的预测性。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校区的“梅耶霍夫学者计划”(Meyerhoff Scholar Program)就是美国最为成功的发掘优秀的本科生就读研究生院的计划之一,20年来,该计划已经从少数族群中发掘了许多优秀人才[9]。院校应当制定相关政策,与基础教育单位、本科教育单位紧密联系,吸引优秀的人才就读能源研究、气候变化、医疗、空间安全等一些急需人才的学科领域。
   (二)给用人单位的建议
   1.与院校建立良性的合作机制
   首先,用人单位应当建立研究生奖助机制,为博士生和硕士生分别提供5年、2年的学杂费。同时资助单位应当为所资助的研究生提供实习的机会。其次,用人单位应当为高校教师提供参观研究生实习场地的机会,让教师更加深入地了解工作实际。再次,用人单位的代表也应当到高校了解研究生的课程学习和研究情况。通过与院校建立的良性的合作机制,用人单位能够及时地将自己对人才的需求反馈给研究生培养单位。
   2.提倡终身学习
   知识经济时代,人才知识结构的半衰期提早到来,为了保证员工能够更新知识结构,与科学技术的发展与时俱进,用人单位应当建立鼓励员工接受继续教育的机制,以鼓励员工为社会和用人单位创造更大的效益。建议用人单位为打算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员工提供学费。
   3.鼓励少数族群人员攻读研究生学位
   用人单位应当配合政府和院校的工作,制定支持少数族群攻读研究生学位的计划,尤其是在一些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的领域,如能源、气候变化、医疗、空间安全等。具体做法可以参考美国工程与科学少数族群研究生学位学会(National Consortium for Graduate Degrees for Minorities in Engineering and Science,简称GEM)的做法,GEM已经帮助了数千名少数民族研究生成功获得研究生学位[10]。
   (三)给政府的建议
   1.实施COMPETES博士生奖学金计划,鼓励更多本国有志青年攻读理工科领域研究生学位
COMPETES是联邦政府新成立的一项支持和鼓励本国学生攻读国家急需专业人才的领域(如能源、空间安全、气候变化、医疗等)博士学位的奖学金计划。该奖学金计划每年为每位博士研究生提供包括学费、生活费和其他教育费用在内的奖学金共80000美元。博士生可连续享受5年的资助,有的学科的博士生可获得6年的资助。2011年,该教育计划第一次实施,将为25000名博士生提供总额20亿美元的奖学金。预计到2016年,该计划将为125000名博士生提供总额100亿美元的奖学金。政府应当对申请奖学金的院校进行严格审查,跟踪观察其有关招生、博士完成率和就业等方面的数据,以监督院校的教育质量,并将此作为是否继续提供资助的基础。
   外国留学生占据了美国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简称STEM)学科领域博士生很大的比例。在未来,美国一方面应加大自身对外国留学生的吸引力,同时应当鼓励本国学生攻读STEM专业的博士学位。
   2.支持硕士研究生教育创新
   政府应当制定新的拨款计划,鼓励各院校对硕士学位教育计划进行创新,以适应社会的需求。申请该基金的教育计划必须提交招生、完成率、就业情况和用人单位的反馈信息等数据来体现本校在改革自身研究生教育方面所做的努力。此外,政府提供30%的费用,其他的费用由院校自行承担。院校可以成立新的硕士学位教育计划,也可以对现有的教育计划进行改革,包括专业硕士学位教育计划。政府对每所院校的支持额度为500000美元,以5年为一个资助周期。
   3.国际留学生和国际合作教育计划
   国际留学生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学生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为美国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是在STEM领域。然而,随着其他各国对研究生教育投入的加大,国际留学生的就读选择更加广泛,美国必须实施更加优惠的政策来吸引留学生到美国攻读学位和就业。此外,鼓励开设国际合作教育计划对培养美国本国学生的国际视野具有重要作用。为吸引优秀的国际人才,联邦政府应当:①改进签证程序,为留学生提供便利的就读途径;②为到美国攻读STEM领域博士学位的留学生建立新的签证种类,并为毕业后打算留在美国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人才提供永久居住权;③鼓励美国院校与海外院校建立联合培养计划,并提供适当的资助,以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到美国攻读学位;④鼓励和支持更多美国本土研究生到海外留学。
   要改进美国研究生教育,就必须收集和分析相关的数据。除上述建议之外,该报告还建议联邦政府对相关的教育研究提供资助,以获得准确的、第一手的数据。
   四、思考与启示
   美国的研究生教育以优异的品质闻名于世。美国的专家学者并未满足现状,而是在不停地对本国的教育进行反思。《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则是由民间组织发起的,从政府、高校和用人单位三个角度对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现状进行深入剖析而得出的报告。美国教育的反思机制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独立于政府和高校之外的民间学术组织对本国教育进行积极反思,以客观的态度审视本国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对改进本国教育,提高本国教育的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研究生教育走过了三十年的发展历程,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我国的专家学者也应当以客观的态度,积极对我国的高等教育进行反思。
   人才培养不是在单一的环境中进行的,院校培养的人才终究要在社会实践当中接受检验。国家、高校和用人单位等各方对研究生教育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各主体之间应当加强联系,紧密配合,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营造支持人才成长的社会和企业氛围,培养适应社会需要的优秀人才。近年来,我国也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人才培养滞后于社会需要的情况,造成研究生就业难的局面,原因之一是由于院校与用人单位之间的沟通障碍,要改变这种供求不吻合的状况,还需要加强院校和用人单位之间的联系。
   怎样在严格的学术标准和有限的教育成本之间找到平衡点是另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美国博士生高淘汰率引发的资源浪费现象值得我们关注。我国许多高校近年来也坚持了严格的学术标准,加大了中期检查力度,淘汰了一些不适合继续培养的博士生。淘汰并非最终目的,培养高标准的人才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要降低淘汰率,我们应当从招生、培养两个环节上努力。坚持严格的招生标准,注重发现学生的个人潜质,将最优秀和最有潜力的学生选拔到博士生培养环节。在培养过程中,应当加强对学生的指导,为其提供适合成长的机会和相应的配套资源,努力让学生的才能得到更大的发挥。
   博士毕业生到非学术领域就业已经成为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的趋势,我国目前培养的博士毕业生也面临着要到非学术领域就业的情况,因此,应当加强对博士研究生的职业能力训练,用前瞻性的眼光去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此外,我国还应当加强对硕士研究生的职业指导。
《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犹如一面镜子,反映了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种种问题,同时也照亮了美国研究生教育前进的方向。通过这面镜子,我们也可以看到我国研究生教育存在和即将面临的问题。借鉴美国研究生教育的优秀成果,积极反思我国研究生教育,我们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 CGS & ETS. The path forward: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EB/OL]. [2010-06-20]. www.cgsnet.org.
   [2] CGS & ETS. 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commission update,June 29,2009:First Commission Meeting [EB/OL]. [2009-06-29]. www.cgsnet.org.
   [3] CGS & ETS. 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commission update,November 3,2009:second commission meeting [EB/OL]. [2009-11-03]. www.cgsnet.org.
   [4] CGS & ETS. 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commission update,February 1,2010:third commission meeting [EB/OL]. [2010-02-01]. www.cgsnet.org.
   [5] CGS. Ph.D. completion headlines[EB/OL]. [2004-02-10]. http://www.cgsnet.org/portals/0/pdf/comm_2004_02.pdf .
   [6] CGS. CGS launches expanded professional science master’s initiative[EB/OL]. [2004-06-04]. http://www.cgsnet.org/portals/0/pdf/comm_2006_04.pdf.
   [7] NCES. 2007-08 national postsecondary student aid study (NPSAS:08):student financial aid estimates for 2007-08 [EB/OL]. [2010-06-30]. http://nces.ed.gov/pubsearch/pubsinfo.asp?pubid=2009166.
   [8] Vitae. Vitae Brochure[EB/OL]. [2008-12-30]. http://www.vitae.ac.uk/CMS/files/1.Vitae_brochure.pdf.
   [9] UMBC. About the program[EB/OL]. [2010-06-30]. http://www.umbc.edu/meyerhoff/about_the_program.html.
   [10] GEM. About GEM[EB/OL]. [2010-06-30]. http://www.gem?鄄fellowship.org/about/about-gem.
   (选自《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10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