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发展规划
【规划参考】中国顶尖大学与世界一流的差距 ——以医学学科为例

  当前科技创新的重大突破和重大创新成果,大多是多学科交叉、融合和汇聚的结果,这也逐渐成为高校强化自身竞争力的重要凭借,尤其是在带动新兴学科增长、优势学科集群打造和重大创新成果凝练上。以下告以Elsevier科研绩效分析平台Scival为工具,探究我国顶尖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在医学(Medline)领域中的跨学科发表的差距(异)。比较对象为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  

  

    

01
总体发表情况

  

  从表1可看出,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在论文总数上稍有优势,浙江大学论文数增长速率超过了北京大学和麻省理工。但是在篇均被引次数、FWCI、高被引论文百分比、Top期刊论文百分比这些指标上,大陆顶尖高校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但远低于麻省理工。

  

  

  

  

  从图1可以看出,无论是北京大学、浙江大学还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医学领域发文都非常活跃,呈逐年增长趋势,并在2014年有陡增现象出现。

 

  

02
:跨学科竞争优势比较

  

  基于SciVal,分别获取浙江大学医学2013(2009-2013年发表)、2014(2010-2014年发表)、2015(2011-2015年发表)的竞争优势图(图2)及统计数据(表2)。三个统计年段,浙江大学医学竞争优势的个数分别是40、42和60,医学整体竞争力有显著提升。其中,独特竞争优势(DC)从1个上升至6个,潜在竞争优势(EC)从39个升至54个,论文数50篇以上的从3个上升至10个。从图2可以看出,2015年圈中靠近圆心的竞争优势有明显增多的趋势,表明当前医学学科交叉程度较高,学科构成更趋向多样。从主要竞争优势看,医学领域体量较大的竞争优势也是日趋增多,发展状态良好。其中,2014年年体量最大的DC#1竞争优势主要为算法模型(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数学学科交叉)交叉研究,其中与医学交叉的程度尚不高。浙大医学体量较大的竞争优势主要在医学与材料学、工程学、药理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的交叉上。

 

  

  

  

  

  基于SciVal,分别获取北京大学医学2013(2009-2013年发表)、2014(2010-2014年发表)、2015(2011-2015年发表)的竞争优势图(图3)。3个统计年段,北京大学医学竞争优势的个数分别是54、64和73,医学整体竞争力有显著提升。其中,独特竞争优势(DC)从6个上升至14个,潜在竞争优势(EC)从48个升至59个,论文数50篇以上的从6个上升至16个。从图3可以看出,2014年靠近圆心的相对较多,2015年圈中靠近圆心的竞争优势则有分散趋势,不少竞争优势向边缘游移,说明部分竞争优势在学科交叉上呈单一化趋势。2015年显示体量最大的竞争优势主要在化学、材料科学、物理学和天文学、工程学、化学工程等学科的交叉上,相对而言比浙江大学更为广泛。在三个统计年段中,北大医学领域的竞争优势都比浙大多,每个年段多12-14不等。

 

  

 

  

  基于SciVal,分别获取麻省理工学院(以下简称MIT)医学2013(2009-2013年发表)、2014(2010-2014年发表)、2015(2011-2015年发表)的竞争优势图(图4)。3个统计年段,MIT医学竞争优势的个数分别是30、26和31,医学整体竞争力有所起伏。其中,独特竞争优势(DC)比较稳定,一直在9、10个徘徊,潜在竞争优势(EC)从20个降至2014年的17个,2015又回升至21个,论文数50篇以上的竞争优势也随之变化,在14和17之间起伏。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MIT医学领域跨学科论文发表状况已经进入了相对稳定的阶段。

 

  

  

 

  从图4可以看出,从2013年到2015年圈中靠近圆心的竞争优势有增多的趋势,表明当前医学学科交叉程度较高,学科构成更趋向多样。原先靠近边缘的竞争优势也逐渐往中心游移。从主要竞争优势看,医学领域体量较大的竞争优势也不再一两个独大,有四处开花、共同发展的趋势,发展状态良好。其中,2013年的DC#2 竞争优势微流体(工程、生物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化学工程、材料学、化学、医学等学科交叉),2014年该竞争优势为DC#1,其体量增大。到2015年,该竞争优势为DC#5,体量明显缩小。可见该竞争优势竞争力逐渐减弱。

 

  通过SciVal平台分析,浙江大学在医学学科上的竞争优势主要表现在与材料学、计算机科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等一级学科交叉上。可见,医学、工学、信息学的交叉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得以体现,但医工信交叉学科发展政策的效果还有待进一步显现。3个统计年段中(2013、2014、2015),浙江大学医学学科竞争优势的个数增加、医学整体竞争力有显著提升,学科交叉程度较高,学科构成更趋向多样。从主要竞争优势看,医学领域体量较大的竞争优势也是日趋增多,发展状态良好。

 

  3个统计年段中,北大医学领域的竞争优势个数都比浙大要多,每个年段多12-14个不等,但部分北大竞争优势在学科交叉上呈单一化趋势。麻省理工虽然医学领域的竞争优势个数每个年段都比浙江大学少,但从主要竞争优势看,麻省理工医学学科是与其他学科之间呈现共同发展的状态,学科构成比浙大和北大更趋多样化。

 

  

03
:主要竞争优势信息

  

  通过具体分析三个年段三校医学科学体量较大的竞争优势发现,北京大学的这些竞争优势研究领域包括:荧光聚合物(化学、材料学交叉);硫化氢;胱硫醚γ-裂解(医学和分子生物学交叉);高磷血症(化学、材料学和分子生物学交叉);抗体、抗中性粒细胞胞浆(医学、免疫学与微生物学交叉);自杀、卫生服务(医学、心理学、经济学交叉);高血压(医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交叉);大气污染(环境科学、医学交叉);整合素(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医学交叉)石墨烯;太阳能电池(化学、材料学、物理和天文学、工程、化学工程);内皮抑素(医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等。

 

  北京大学医学竞争优势涉及的二级学科上有基础化学、聚合物和塑料学和肿瘤学交叉,生物化学、药物发现和药理学交叉;基础医学、精神病学和公共卫生、环境与职业卫生学交叉;基础医学、肾脏病学和内分泌、糖尿病及代谢学交叉;基础化学、化学材料学和凝聚态物理学交叉;基础环境学、大气科学和环境化学交叉等。

 

  可见,北京大学在医学的竞争优势主要表现在与材料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等传统学科交叉上,而在心理学、经济学、环境学等一级学科也开始有交叉出现。

 

  浙江大学的竞争优势研究领域包括:动画、大脑控制(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数学、医学交叉);算法、模型、像素(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数学学科交叉);聚合物(材料科学、化学、化学工程、生物化学学科交叉);脊柱融合(分子生物学、医学交叉);故障检测、过程监测、模型(材料学、工程学、计算机科学);葡萄糖传感器(工程学、分子生物学);间充质干细胞(医学、分子生物学);组织细胞增多症、核糖核苷酸还原酶(医学、分子生物学);紫癜(医学、分子生物学)等。

 

  独特竞争优势表现在二级学科上有软件、生物工程、电子电气工程和外科交叉研究;计算机图形学、软件和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交叉研究;聚合物、材料科学、外科和药理学交叉研究;自动化、计算机科学应用、内分泌、糖尿病和新陈代谢学交叉研究;电子电气工程、生物工程、生物技术和药理学交叉研究等。

 

  可见,浙江大学在医学的竞争优势主要表现在与材料学、计算机科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等一级学科交叉上。

 

  MIT的这些竞争优势研究领域包括:算法;优化(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数学);微流体(工程学、材料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光刺激(神经科学、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医学);蛋白;朊病毒(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医学);基因调控网络(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医学、计算机科学);相机算法(计算机科学、物理学和天文学);突触(神经科学、医学)涡虫基因(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医学);神经元(神经科学、医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模块化机器人(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数学、物理学和天文学、医学);诱导多能干细胞(生物化学,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医学、工程学)。

 

  MIT医学的独特竞争优势表现在二级学科上有控制和系统工程、人工智能、计算机网络和通信等和基础医学交叉;凝聚态物理、生物医学工程、生物化学等和医学工程等交叉;控制和系统工程、电气和电子工程、人工智能等和基础医学交叉;神经科学、原子和分子物理、光学、生物医学工程等和医学工程等交叉。

 

  可见,MIT在医学的竞争优势主要表现在与计算机科学、工程学、神经科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等一级学科交叉上。值得注意的是,MIT医学的竞争优势比较有延续性,主要表现在算法优化、微流体、光刺激等与计算机学科、工程学等跨学科方向。(作者:吴伟,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余敏杰,浙江大学图书馆)

 

  转载自:里瑟琦智库